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☆ヤ臥凊甞狚ゞの

现今许多心地诚实的人们,正在渴望着从天上而来生命气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单飞的李娜才有了尊严  

2014-02-02 22:21:25|  分类: 社会杂谈2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在中国体育明星中,李娜是个异类。当人们抨击举国体制和“圈养运动员”时,“单飞的李娜”总会被拿出来当成正面教材。从这一点来说,李娜的公众偶像身份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,成为了打破体制牢笼的英雄。
    在很多人看来,体制是个好东西。比如报考公务员者所看重的稳定,其实质内涵就是体制的庇佑。又如极具中国特色乃至社会主义国家特色的文联和文工团,它并不仅仅是一种便于“统一思想”的管理手段,同时也是一种体制庇佑。
    但获得这种庇佑的代价其实相当之大,你必然会失去一些东西。比如因为从事含金量较低、相对机械的工作,所导致的社会竞争力下降和思维局限。从事创作者,思路会被束缚,甚至完全脱离真正的社会,沦落为歌功颂德之徒。毕竟,这年头真正优秀的作家和艺术家,大多都没有文联或文工团之类的身份。
    另外,你必然失去的还有尊严,真正的作家和艺术家不可能被圈养,因为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与“圈养”二字存在天然矛盾。很多人或许对官员也会缺少尊严感到不解,其实这很容易解释,因为总有人比你的官更大,权力的制衡也永远存在,不管你掌握有多少权力,在当下体制内,你总会有弯腰甚至弯得很低很低的时候。如果你承认人在体制内就身不由己这一事实,就不能否认尊严的失去,因为还有什么能比身不由己更没有尊严的?
    在体育领域,举国体制对运动员而言确实是一种庇佑。成绩越好,庇佑越大,若是奥运冠军,退役后都有妥善安排,基本可以锁定各级体育局官员身份。如果是球类运动员(尤其是小球类),即使竞技成绩不足以使他们成为体育局官员,也有很大机会分流至各种机关单位和事业单位,获得公务员身份或事业编制,在每年机关运动会之类的场合亮相出力。近年来关于退役运动员生活潦倒的新闻极多,人们也藉此抨击举国体制,但要留意的是,这些潦倒的退役运动员所从事的项目多半市场化程度极低,集中于仅供专业竞技的举重和体操等项目。说得难听点,正因为仅供专业竞技,所以他们退役后便失去了利用价值,去向比球类项目的运动员更为狭窄,潦倒几率大大增加。
    但举国体制给运动员带来的伤害同样可怕,比如因训练耽误学习,文化层次低,抵御社会风险的能力也低。另外,因为长期封闭训练,与社会脱节,他们在思维、表达方式上往往都有相当大的缺陷。至于尊严,有人说只能靠成绩来换取,没成绩就没尊严,其实这话也不确切,因为即使有了成绩,尊严也不是你想有就能有,当年的温哥华冬奥冠军周洋不就是典型例子吗?这倒霉孩子因为先感谢父母后感谢国家而遭体育局官员批评,好成绩带来尊严了吗?在体育局官员眼中,运动员无非是工具,上场就要拿成绩,轻伤不能下火线,输了就是心理素质差,赢了所有功劳归国家。
    当年何智丽一怒出走日本,改名小山智丽反戈一击,所求无非就是“尊严”二字。中国体育界流行的“让球”,本身就是以国家之名、以大局之名,剥夺了运动员的尊严。至于全运会和奥运选拔的各种乱象、黑幕,在各省市之间摆平衡,将运动员当牲口一样卖来卖去,说白了也是为了官员的利益,为了体制的“繁荣”。
    前些日子的CBA全明星赛,大家都为了王治郅的即将退役而煽情洒泪。这个为中国篮球奋斗多年的老男孩,同样曾经在体制下毫无尊严,中国篮球至今还欠他一声道歉。姚明倒是很听话,每逢国家队比赛都如期回归,甚至包括并不那么重要的亚锦赛,为此放弃NBA的夏季联赛和季前赛。但长期疲劳和季前训练缺失,使得他频频受伤,早早退役。像这样杀鸡取卵、涸泽而渔的事情,我们的体制内管员们总是做得娴熟,还振振有词。
    也正因为有了这么多悲伤的故事,李娜的成功才使得人们感到畅快。其实,她拿不拿冠军并不重要,毕竟脱离体制和单飞不意味着一定会成功,但我们都知道,她是自由的,她有独立人格,也有尊严。
    2011年,李娜在法网夺冠,成为大满贯134年历史中首位获得冠军的亚洲选手。赛后,她在致谢中只提到了赞助商和自己雇佣的团队,丝毫不提国家二字。这是一次纯私人性质、与体制无关的胜利。不久前,她又在澳网决赛中夺冠。
    李娜的单飞并不容易。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同样是体制内的工具。尽管是国内女网的佼佼者,但在体制内,她已很难更上一层楼。何况,她还有着与体制最为不协调的一样东西:直率个性。
    2002年,李娜一度退役,那时,她就曾开炮,直言“你们这些领导和教练让我出成绩,不就是要升官发财、分房子吗?”
    2005年全运会上,复出的李娜又开了一炮,矛头直指举国体制,认为自己没进国家队时状态挺好,被国家队圈养后反倒状态下降,同时认为国家队的奖金机制不够完善。当时与她对峙的是女排出身的孙晋芳,孙晋芳无疑是体制受益者,作为老女排的一员,她的官员之路十分平稳,她的表达方式也是纯官方化的,怒斥李娜思想水平低、道德素质不高,缺乏使命感和责任感。
    以李娜的性格,若继续依附于体制,担心的也许不是成绩,而是能不能参赛的问题——在逆淘汰的中国社会,有个性往往意味着你会成为被黑的对象。
好在后来的事实证明,要发展网球,运动员自立单飞是必须要走的一条路。单飞后的李娜,没有举国体制的庇佑,一切都要靠自己,包括雇佣训练团队、自行操办参赛事宜等。但她同样也摆脱了体制的束缚,成绩亦越来越好,运动生命也得以延长。她在赛场上的火爆脾气,应对记者时的流利英语和幽默谈吐,则与一般中国运动员的拘谨形成鲜明对比。
    前几年,体制内圈养的奥运冠军在“走上领导岗位”后,以一句“《人民日报》六十年无假新闻”惊倒众人,已说明了体制牢笼之大、之固。打破牢笼的李娜,其意义不仅仅在于个人,也不局限于网球乃至体育领域。这条获取自由与尊严的道路,兼具能力和勇气的人都可以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